(一)

连翘入门

 

旁边的迎春花
可不止一簇。你不可将我认错。
你不可偏爱棣棠的企图。
你不可误解我的烂熳
微妙于大地的天真。
如果这是呼吁,那么呐喊已被偏听。
你不可再将我的黄与别的金黄
混淆为人生的疏忽。
最要紧的,你不可将我用一对蝴蝶
击败了世界的主人
解释成:现场已被破坏。

 

 

(二)

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都是对的丛书

 

没养过猫,算一个。
没养过狗,算一个。

如果你坚持,没养过蚂蚁,算一个。
如果你偏执,没养过鲸鱼,算一个。

但是,多么残酷,我们凭什么要求你
凭什么要求我们应该比世界
更信任你,只能算半个。

全部的理由。微妙的对错。
所以,我们的解释不仅是我们的
失败,也是我们的耻辱。

好吧。诗写得好不好,算一个。

此外,我们没见过世界的主人,算一个,
没办法判断身边的魔鬼,算一个。

 

 

(三)

蘑菇丛书

 

悲观主义者很少会爱上蘑菇,
或像你那样,忠实于蘑菇带给身体的感觉。
常识告诉你,没背叛过虚无的人
不会有兴趣了解蘑菇的精神——
它们的翻滚,甚至比肉体做得还好。
它们翻滚在平底锅里,翻滚在你的喉舌深处。
柔滑,鲜嫩,丝毫也惧怕你
会夺走它们的一切。凡乐观主义者能想到的真理,
它们都会给出一种形状。凡你想隐瞒的事,
它们都能给予最深切的谅解。
它们闻到了小鸡肉的味道。
它们喜爱大蒜和西兰花签下的合同。
它们撑开的伞降落着,降落着,直到在你心里
变成了一个营养丰富的小神。
消失和消化的区别也许
没有你想得那么大。在消失之前,
它们中的一个从里面递出一份新菜谱,
请求下一次你能更耐心地咀嚼
蘑菇身上的暗示。还从未过一种暗示
比它们更接近宇宙的暗示。

 

 

(四)

我喜爱蓝波的几个理由

 

他的名字里有蓝色的波浪,
奇异的爱恨交加,
但不伤人。浪漫起伏着,
噢,犹如一种光学现象。
至少,我喜欢这样的特例——
喜欢他们这样把他介绍过来。
他命定要出生在法国南部,
然后去巴黎,去布鲁塞尔,
去伦敦,去荒凉的非洲
寻找足够的沙子。
他们用水洗东西,而他
用成吨的沙子洗东西。
我理解这些,并喜爱
其中闪光的部分。
我不能确定,如果早生
一百年,我是否会认他作
诗歌上的兄弟。但我知道
我喜欢他,因为他说
每个人都是艺术家。
他使用的逻辑非常简单:
由于他是天才,他也在每个人身上
看到了天才。要么是潜在的,
要么是无名的。他的呼吁简洁
但听起来复杂:“什么?永恒。”
有趣的是,晚上睡觉时,
我偶尔会觉得他是在胡扯。
而早上醒来,沐浴在
晨光的清新中,我又意识到
他的确有先见之明。

 

 

(五)

小挽歌丛书

 

远山埋没过天使。
但是,永恒的歉意里不包括
永恒的错误和永恒的真理。
远山如窍门,被成群的野兽卸下。
一切敞开,就如同自然的秘密就结果在
眼前这几棵野柿子树上。
论口感,野果滋味胜过传统渴望保持沉默。
林中路曲折,落叶沙沙作响——
提醒你,落叶现在是记忆的金色补丁。
各种化身朴素于你中有我,
就好像我睡觉的时候,蝴蝶在小溪边梦见我。
十一月的草丛中,竟然真的有蝴蝶
飞吻着奇妙的北纬36度。
嘿。大陆来的北方佬。你知道
什么东西比本地人更习惯于
这冷蝴蝶展示出的冰凉的尺寸吗?
最大的真实是包容无穷小,甚至是
包容最偏僻的风物。但现在的问题是
真实喜欢逆反蝴蝶。幽灵比天使更执着于倾诉。
正在唱出的挽歌,是中止的挽歌,
也是即将委婉永恒的挽歌。
起伏的挽歌,也起伏着十一月的蝴蝶
和你我之间的最后的距离。

 

 

(六)

作为一个签名的落日丛书

 

又红又大,它比从前更想做
你在树上的邻居。
凭着这妥协的美,它几乎做到了,
就好像这树枝从宇宙深处伸来。
它把金色翅膀借给了你,
以此表明它不会再对鸟感兴趣。
它只想熔尽它身上的金子,
赶在黑暗伸出大舌头之前。
凭着这最后的浑圆,这意味深长的禁果,
熔掉全部的金子,然后它融入我们身上的黑暗。

 

 

(七)

读仓央嘉措丛书

 

小时候在四川偏僻的集市上
见过的藏族女孩,在你的诗中
已长大成美丽的女人。
你写诗,就好像世界拿她们没办法。
或者,你写诗,就好像时间拿她们没别的办法。
假如你不写诗,你就无法从你身上
辨认出那个最大的雪域之王。
美丽的女人当然是神,
不这么起点,我们怎么会很源泉。
这不同于无论神冒不冒傻气。
她们是她们自己的神,但她们不知道。
或者,她们是她们自己的神
但远不如她们是我们的神。
1987,失恋如同雪崩,我23岁时
你也23岁,区别仅仅在于
我幸存着,而你已被谋杀。
且我们之间还隔着两个百年孤独。
多年来,我接触你的方式
就好像我正沿着你的诗歌时间
悄悄地返回我自己。1989,我25岁时
你22岁,红教的影子比拉萨郊区的湖水还蓝。
1996,我32岁时你19岁,
心声怎么可能只独立于巍巍雪山。
2005,我41岁时你17岁;
一旦反骨和珍珠并列,月亮
便是我们想进入的任何地方的后门。
2014,我50岁时你15岁;
就这样,你的矛盾,剥去年轻的壳后
怎么可能会仅仅是我的秘密。

 

 

 (八)

柏林的狐狸入门

 

称它为欧洲的狐狸
不如称它为德国的狐狸,
蒂尔加滕公园碾磨夜色中的咖啡,
直到我们出没在狐狸的出没中;
甚至直到我出没在我们的出没中。
清醒后,什么人敢真实于他的恍惚?
一半是暧昧的信使,
一半是角色的,偶然的进化。
称它为德国的狐狸        
不如称它为柏林的狐狸,
在胜利纪念柱和勃兰登堡门之间,
它颠跑着,踩着新雨的积水,
穿过宽阔的午夜的街道。
它的路线自北向南,平行于
已倒塌在附近的柏林墙,
而我们的归途则从西向东。
一个移动的十字,完美于
它比我们早一分钟跑过
那个扁平在人行道上的交叉点。
这之后,爱,几乎像夜色一样是可巡视的。
称它为柏林的狐狸
不如称它为黑夜的狐狸。
我多少感到吃惊,因为本地的朋友
已交代过,这一带是市区中心。
它侧着脸,以便将它和我们之间的距离
主动控制在即是警觉的
也是体面的原始礼貌中,就好像我们
来自北京还是来自津巴布韦,
对它来说,区别不大。
它的偶然的出现已近乎完美,
而它的偶然的消失比它的
偶然的出现,还要完美;
至少,我们的出现很可能比它还偶然。
所以,称它为黑夜的狐狸,
不如直接称它为诗歌的狐狸。
       ——for  Lea Schneider
注:1,蒂尔加滕公园 (Tiergarten Park),位于德国柏林市区。2,胜利纪念柱(Siegessaule) ,建成于1873年。圆柱顶端为胜利女神“金埃尔莎” (Gold Else) 。该建筑物系为纪念普法战争的胜利而建。

 

 

(九)

腰鼓简史

 

隐形在空气中,仿佛并不存在,
但高原的阳光,每天都会
提着鞭子,下来检查一遍,
直到它完全成形于看不见的静物;
这里面,究竟有多少依赖
脱俗于生活的惯性,本来就不易觉察;
更难测度的,这无形的依赖中
又会有多少忠诚,直接牵扯到
大地的直觉。此地的风俗包括
你不必焦虑你没时间融入,
你有同样的机会。如果你敲,
你的手,会把你的整个身体
带进一种摸索。开始时,
征兆并不强烈;但很快,
你就会接触到,从未有过
一种人的摸索会如此剧烈。
你抬起的手,从不会落空,
它会落下,像陨石,像下坠的柿子,
将古老的宇宙的分寸,
盲目般击打在我的脸上。
但即使如此,我猜,多数时候
你依然意识不到我的存在。
你认领的,未必是你认出的东西,
而我默认的是,你的,新的摸索
毕竟是从我这里开始的。

 

 

(十)

纪念王尔德丛书

 

    每个诗人的灵魂中都有一种特殊的曙光
                       ——德里克·沃尔科特
曙光作为一种惩罚。但是,
他认出宿命好过诱惑是例外。
他提到曙光的次数比尼采少,
但曙光的影子里却浩淼着他的忠诚。
他的路,通向我们只能在月光下
找到我们自己。沿途,人性的荆棘表明
道德毫无经验可言。快乐的王子
像燕子偏离了原型。飞去的,还会再飞来,
这是悲剧的起点。飞来的,又会飞走,
这是喜剧的起点。我们难以原谅他的唯一原因是,
他不会弄错我们的弱点。粗俗的伦敦
唯美地审判了他。同性恋只是一个幌子。
自深渊,他幽默地注意到
我们的问题,没点疯狂是无法解决的。
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一个王。他重复兰波就好像
兰波从未说过每个人都是艺术家。
伦敦的监狱是他的浪漫的祭坛,
因为他给人生下的定义是
生活是一种艺术。直到死神
去法国的床头拜访他,他也没弄清
他说的这句话:艺术是世界上唯一严肃的事
究竟错在了哪里。自私的巨人。
他的野心是他想改变我们的感觉,就像他宣称—— 
我不想改变英国的任何东西,除了天气。
绝唱就是不和自我讲条件,因为诗歌拯救一切。
他知道为什么一个人有时候只喜欢和墙说话。
比如,迷人的人,其实没别的意思,
那不过意味着我们大胆地设想过一个秘密。
爱是盲目的,但新鲜的是,
爱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避难所。
好人发明神话,邪恶的人制作颂歌。
比如,猫只有过去,而老鼠只有未来。
你的灵魂里有一件东西永远不会离开你。
宽恕的弦外之音是:请不要向那个钢琴师开枪。
见鬼。你没看见吗?他已经尽力了。
他天才得太容易了。玫瑰的愤怒。
受夜莺的冲动启发,他甚至想帮世界
也染上一点天才。真实的世界
仅仅是一群个体。他断言,这对情感有好处。
因为永恒比想象得要脆弱,
他想再一次发明我们的轮回。
  1. 这封信,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底层,如果这个世界有后悔药,你知道吗?我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来换取这一颗后悔药。可惜,我永远失去了。6年,我和她应该不止6年了吧。

  2. 这封信,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底层,如果这个世界有后悔药,你知道吗?我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来换取这一颗后悔药。可惜,我永远失去了。6年,我和她应该不止6年了吧。

  3. 这封信,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底层,如果这个世界有后悔药,你知道吗?我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来换取这一颗后悔药。可惜,我永远失去了。6年,我和她应该不止6年了吧。

  4. 这封信,触动了我内心深处最底层,如果这个世界有后悔药,你知道吗?我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来换取这一颗后悔药。可惜,我永远失去了。6年,我和她应该不止6年了吧。

  5. 真痛心,我们中国大好河山,文明古国,都比不上越南和缅甸,人家像乌龟走路一样走向民主,为什么我们不行啊,老是国人素质不高,难道这两国家的人素质高吗?南非黑人都能民主,难道黑人的素质高吗?权贵是放手的时候了。

  6. 真痛心,我们中国大好河山,文明古国,都比不上越南和缅甸,人家像乌龟走路一样走向民主,为什么我们不行啊,老是国人素质不高,难道这两国家的人素质高吗?南非黑人都能民主,难道黑人的素质高吗?权贵是放手的时候了。

  7. 真痛心,我们中国大好河山,文明古国,都比不上越南和缅甸,人家像乌龟走路一样走向民主,为什么我们不行啊,老是国人素质不高,难道这两国家的人素质高吗?南非黑人都能民主,难道黑人的素质高吗?权贵是放手的时候了。

  8. 真痛心,我们中国大好河山,文明古国,都比不上越南和缅甸,人家像乌龟走路一样走向民主,为什么我们不行啊,老是国人素质不高,难道这两国家的人素质高吗?南非黑人都能民主,难道黑人的素质高吗?权贵是放手的时候了。

  9. 真痛心,我们中国大好河山,文明古国,都比不上越南和缅甸,人家像乌龟走路一样走向民主,为什么我们不行啊,老是国人素质不高,难道这两国家的人素质高吗?南非黑人都能民主,难道黑人的素质高吗?权贵是放手的时候了。

  10. 真痛心,我们中国大好河山,文明古国,都比不上越南和缅甸,人家像乌龟走路一样走向民主,为什么我们不行啊,老是国人素质不高,难道这两国家的人素质高吗?南非黑人都能民主,难道黑人的素质高吗?权贵是放手的时候了。

  11. 真痛心,我们中国大好河山,文明古国,都比不上越南和缅甸,人家像乌龟走路一样走向民主,为什么我们不行啊,老是国人素质不高,难道这两国家的人素质高吗?南非黑人都能民主,难道黑人的素质高吗?权贵是放手的时候了。

  12.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 ★★★★★★★★★★★【记住把网址收藏】 分享一个人气巨乳台湾妹妹视频祼体聊天网址 http://av.mmavday.com